跑步

巨亏背后电力定价权遭上下游围猎

2019-07-11 10:15: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巨亏背后 电力定价权遭上下游围猎 中心 ()

在煤电食物链中,电力定价权被上游煤炭供应企业和下游电企业所围猎的发电企业,在利益集团的博弈过程中,正从连续数年保持盈利状态进入严重亏损的境地,集体陷入困境。“电老大”昔日的江湖地位,正在成为历史。

“CPI上涨,收入不升反降,今年要过紧日子了。”谏壁发电厂一位老职工一脸愁容。

这个中国国电集团公司旗下的地处江苏镇江东郊15公里处的发电厂,为压缩成本,自今年春节后,便开始全面降薪。“还要再降一次。”这名老职工说。

同样感到焦灼的,还有谏壁发电厂燃料管理部的领导们。最近,他们一直在江苏和安徽的矿务局为电煤的供应问题而奔波。“我们经常轮流出差,”留守的燃料管理部人员告诉,“过去是煤矿求着电厂,现在倒过来了。”

谏壁发电厂现有6台33万千瓦的机组,开足马力运转的话,日耗煤量近2万吨。而随着气温持续上升,用电量大幅攀升,谏壁发电厂电煤库存随之告急。

徐州、淮南等地的一些煤矿和谏壁发电厂是长期合作关系,加上占多数比例的海上来煤由国电统一采购供应,电厂库存虽说经常徘徊在警戒线附近,但总算没到无煤停机的地步。

不过,由于电煤的价格一涨再涨,今年以来谏壁发电厂一直亏损运营,以至于不得不通过降薪等措施来降低发电成本。

谏壁发电厂曾占据全国装机容量排行榜首位近十年,同时也是华东地区的骨干电厂之一。这家国家特大型企业的经营现状引起了上下的高度关注。

6月27日上午,由国务院办公厅、农业部市场经济信息司、国家发改委价格司、财政部、电监会南京电监办等组成的国务院检查组到谏电检查电煤价格,详细了解了该厂厂长陈建社关于今年以来安全发电、电煤、电价、企业经营及节能降耗等方面的工作汇报。

而在此前的一个月,5月28日上午,江苏省省长罗志军也来到谏壁发电厂进行考察。陈建社恳请罗志军省长就该厂第二台100万机组列入“江苏‘十一五’电源建设规划”给予关心和支持。

电厂亏损

作为我国自行设计和安装的高温高压特大型火力发电厂,谏壁发电厂始建于1959年,历时28年方始完成。

这也成就了它在江苏乃至整个华东地区的地位。谏壁发电厂的高压输电线路,东经常州与上海与浙江相连,西出南京与安徽相通,北跨长江与泰州、徐州相接,地处苏南电负荷中心,华东电的腹地,是连接华东地区的重要枢纽电站。发展最高峰时期,其发电量几乎占了江苏省所属发电厂总发电量的40%。

2005年9月3日,谏壁发电厂被属于国家电公司的江苏省电力公司正式移交给中国国电集团,发送出来的电并入华东电统一调配。这是我国电力体制改革后,第一个正式划转移交的发电企业。

前几年,谏壁发电厂效益一直很好,也是镇江的利税大户。去年更是进入镇江的亿元利税大户行列。

但今年却开始出现亏损。

国家发改委两次调整电价于事无补。6月19日,全国销售电价平均每千瓦时上调2.5分钱,一部分还要被电公司分去;7月2日,全国上电价平均每千瓦时上调1.7分钱。

“这个调价幅度不算大。”谏壁发电厂一位部门副主任直言不讳地说,目前的电力定价体制不仅造成了电厂的困境,“也造成了国内部分终端产品的价格失真。”

在煤电这条食物链中,定价权被上游煤炭供应企业和下游电企业所围猎的电力企业,正从连续数年保持盈利进入严重亏损的境地。

而根据电监会信息中心不久前公布的数据,今年月份,华能、大唐、国电、华电、中电投等中央五大发电集团公司中除华能集团略有盈利外,其余四个集团公司都出现了严重亏损,发电企业亏损面达到80%以上,部分发电企业出现资金周转困难、难以维持简单再生产的局面。

而从整体来看,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日前公布的《2008年月份电力工业经济利润情况简要分析》显示,今年月,电力亏损企业明显增加,进入国家统计局统计范围的规模以上电力企业4773家中有1990家亏损,亏损面达到41.69%,累计亏损达到137.92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18.29%。

体制之痛

已经从谏壁发电厂退休的老领导道书元结合谏壁发电厂的情况分析,发电企业的经济效益,取决于电力销售收入和发电成本。

发电企业的销售收入由两个因素决定:一是上电量,二是上电价。其中,上电量由电公司调度,主动权不在电厂;至于上电价,囿于电力商品的特殊以及与国计民生的高度相关,其掌控权在物价管理部门,电厂充其量只能反映反映情况。

道书元认为,现在的实际情况是,电力改革、走向市场至今,唯电力定价国家仍在延续计划经济时期的做法。此外,还有一些因素致使同是上电量不能做到“同同质同价”。这就从体制上造成了政府指令与企业经营目标的矛盾。

他进一步分析,从某种意义上说,电力定价权一天不交给市场并形成相应的机制,发电企业就一天不能摆脱经营上的被动状态。

而对于发电成本,“这似乎纯属电厂自身的事,然而并非如此”。火电厂生产成本的80%-85%是煤炭、燃油等一次能源的消耗,是发电成本构成中的“大头”和控制成本的重中之重。

为此,各电力生产企业的主要负责人都以极大的精力全过程地关注燃料的采购、调运、存放、掺烧、热值管理等等,一以贯之地致力于降低每千瓦时电力的标准煤耗。

比如,从2005年8月开始,谏壁发电厂开始停运2号、3号发电机组,共计10万千瓦容量。为了进一步提高30万千瓦机组运行的经济性和环保性,从2006年3月31日开始,首次全停了老厂的6台机组,2007年5月25日再次全停了老厂6台机组。

但道书元认为,终因国家电煤价格已经走向市场,近年呈失控性上扬,使电厂的努力变得于事无补。

此外,随着国家资源管理的强化和环保要求的提高,电力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工业废水、废油、废汽、废灰等物资的回收、利用,特别是烟尘脱硫装置的建设与投用,水资源占用费的收缴,更是极大地提高了包括厂用电率提高在内的管理成本。也就是说,随着各级政府宏观管理要求的提高,电力生产成本呈提高态势成为必然。这个态势与国家的宏观调控以及“上电价的纹丝不动”形成了尖锐的矛盾。

“但最终还是出现了亏损。”谏壁发电厂一位负责人指出。

煤价大幅上涨引发亏损

煤价上涨是发电企业亏损的主要原因。拿五大发电集团来看,根据电监会的分析,2008年由于电煤涨价,将使五大发电集团燃料成本增加近300亿元。

谏壁发电厂也是在所难逃。

“早先厂里用的电煤是有国家计划保证供应的。”谏壁发电厂一位负责人透露,在计划经济时代,谏壁发电厂所需电煤均由江苏省电力局统一下达计划,统一采购。即使国家计划用煤出现了缺口,也仍是由省电燃料公司统一下达“议价煤”的计划单,统一采购。

那时候,国家计划内煤炭的价格一般稍高于市场价,大小煤矿都很愿意往电厂发煤;港口和航运企业也想从“电老大”那里分一杯羹。

“黄金时代”终结于2004年煤炭价格的逐步松动。此后的煤炭价格一路攀升,并且,由于煤炭供求关系的变化,计划外煤炭价格渐渐高于计划内的价格,近期,部分地区的煤炭市场价格不仅反超计划内价格200多元/吨,而且一直在以相当惊人的速度直线上涨。

“我们对高价市场煤的承受能力有限。”谏壁发电厂的燃料管理人员表示,2003年并入国电集团后,谏壁发电厂所用计划煤80%是由集团统一采购并海运过来,自主采购的市场煤用量也微乎其微。但据知情人士透露,周边一些电厂特别是新建电厂,计划煤的供应量远不能满足发电需求,市场煤所占比例相对高得多。

电监会所做的一份《华东区域电煤供应及价格对发电企业经营影响的分析报告》也详细分析了今年紧张的电煤形势。

电监会调研了华东地区发电企业共计64家,装机容量6677万千瓦,占2007年底华东区域燃煤电厂总装机容量的54.52%。

被调研的企业2007年发电量3330亿千瓦时,使用原煤14614万吨,平均热值约5161大卡/千克,平均到厂价478.51元/吨,其中运价59.07元/吨。

据上海电力(4.45,-0.10,-2.20%,吧)股份公司相关人士介绍,该公司今年重点合同签订电煤量最大为1337万吨,但近两年上海电厂的合同兑现率较差,2006年为61%,2007年为50%。今年预计实际兑现电煤为1039万吨,缺口为250万吨。

高企的电煤价格也使得发电企业苦不堪言。今年,上海电力签订的电煤价格为553.25元/吨,运费为76.28元/吨,比2007年上涨了28.48元/吨。

“重点合同电煤价是最低的,市场采购电煤价比合同价要高100—200元一吨,虽然7月2日提高了上电价1.7分,但是根本不抵成本。”上海电力股份公司人士表示。

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2008年一季度报告则说:“电煤价格持续高位上涨已经完全超出发电企业的承受能力。”( 李芃 陈欢)

关键词:

电力定价权

怎么开发小程序
连锁企业门店运营与管理
有赞微商城入驻规范
分享到: